2018俄羅斯世界杯
本站擔保:亞洲第一博彩網站日博bet365→贏錢游戲玩法有:體育投注,電競投注,網上賭場,現場百家樂,真人棋牌對戰,彩票投注,老虎機【點擊注冊】
托特納姆熱刺
球隊信息
  • 中文隊名:托特納姆熱刺

  • 外文隊名:
  • 所屬地區:倫敦
  • 成立時間:1882年
  • 主場館:白鹿巷球場
  • 容納人數:36310
  • 擁有者:ENIC集團
  • 現任主教練:維拉斯·博阿斯
  • 知名人物:費德里科·法濟奧
  • 主要榮譽:
  • 球衣顏色:
球隊托特納姆熱刺簡介

  托特納姆熱刺足球俱樂部(Tottenham Hotspur F.C.,AIM: TTNM) 或簡稱熱刺(Spurs或The Spurs) 是英格蘭超級聯賽的球隊之一。由于傳統主場球衣為白色,熱刺球迷被稱為“白百合”(Lilywhites)。成立于1882年,主場位于倫敦北部托特納姆的白鹿巷球場。俱樂部格言“Audere est Facere”意為“敢作敢為”。早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熱刺已與鄰近的阿森納成為死敵,兩隊間的比賽乃著名的“北倫敦德比”。

  簡介

  熱刺是二十世紀首支成為聯賽及英格蘭足總杯雙料冠軍的球隊。是三支可以連奪兩屆英格蘭足總杯的球隊之一,亦是唯一曾兩度實現這一成績的球隊。在1963年奪得歐洲優勝者杯寶座,是英國首支取得歐洲賽事錦標的隊伍。

  早年時期

  托特納姆熱刺的前身“熱刺足球俱樂部”(Hotspur Football Club)是在1882年由一群來自“圣約翰長老派教徒學校”(St. John's Presbyterian School)及“托特納姆文法學校”(Tottenham Grammar School)舊生的板球員所成立的。由于在冬季時沒有板球比賽,他們便商議成立一支足球隊以維持體能狀態。

  熱刺(Hotspur)這個名字,則是來自莎劇中一個名叫“哈利何斯佰”(Harry Hotspur)的角色。劇中“何斯佰”家族是北倫敦的一個貴族,在托特納姆擁有土地。“哈利何斯佰”的名字來自他騎馬時配有馬刺。一般認為,熱刺會徽公雞腳上的刺亦有此寓意:用作武斗的公雞亦會被配上尖刺。球隊更名為托特納姆熱刺(Tottenham Hotspur)以別于當地一支叫倫敦熱刺(London Hotspur)的球隊。

  首場競爭性的比賽是1885年在倫敦協會杯(London Association Cup)對圣亞般斯(St. Albans)以5比2獲勝。1896年熱刺加入南部聯賽(Southern League)。在1899年熱刺遷入托特納姆的新主場,球場以業主在鄰近的酒吧名字命名為“白鹿巷”球場。1900年首奪南部聯賽冠軍。在1901年奪得英格蘭足總杯冠軍,是歷史上唯一奪標的非聯賽隊伍,他們在1908年才加入足球聯盟英足總。

  加入聯賽

  熱刺最終在1908-09賽季被聯賽聯盟接納加入乙組聯賽,隨即以亞軍身份升上甲組比賽。但熱刺在甲組只能在下游為保級而戰,在1914-15賽季末所有足球比賽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停頓時,熱刺正處于榜尾位置。

  1919年戰后足球比賽從新開始,聯賽聯盟決定將甲組隊伍增加至22隊,排第十九的切爾西獲邀留級,余下一席位應為榜末的熱刺或乙組排第三位的 巴恩斯利之爭,但兩隊均未獲邀請,反而位列乙組聯賽第五位的阿森納取而代之。陰謀論的傳言四起,因此更加深熱刺球迷對阿森納的敵意。

  熱刺在1919-20賽季取得乙組聯賽冠軍再回升甲組。隨后一年(1921年)在斯坦福橋球場以1比0擊敗伍爾弗漢普頓流浪再奪英格蘭足總杯冠軍。

  二十至四十年代

  接著1921年的英格蘭足總杯勝利,熱刺經歷長達三十年一事無成的日子,而阿森納則成為北倫敦的超班球隊。

  1921-22賽季熱刺排在利物浦之后成為聯賽亞軍,英格蘭足總杯亦晉級至四強階段。隨后熱刺逐漸衰落,隨后五個賽季名次都在12位以下,更在1927-28年降級乙組,一直停留至1933年。其后熱刺由史密斯(Percy Smith)領導下升回甲組,當時的前鋒組合:亨特(GS Hunt)、埃文斯(W Evans)及奧卡拉根(Taffy O'Callaghan)總共射入75球而取得聯賽季軍。但熱刺在1934-35年再次降級,直至英國在1939年9月3日宣布參加二次大戰,熱刺位列乙組聯賽第七位。

  戰后時期

  戰后初期熱刺仍在乙組掙扎。直至1949年路維(Arthur Rowe)接手領導熱刺,路維在熱刺渡過整個球員生涯,他發明一套“傳球走位”(push-and-run)戰術,先將皮球交給隊友再跑過攔截自己的對手,然后接應球友回傳的皮球。這套戰術令球員在比賽時節奏更流暢及更巨效率,其極具娛樂性打法贏得更多球迷欣賞。后來這種打法被形象地稱為“踢墻配合”,風靡世界。

  路維帶領熱刺的首季即奪得乙組聯賽冠軍升級,升級甲組后立即以25勝10和7負成績,壓倒曼聯贏得首次甲組聯賽冠軍(1950-1951年),更成為第一支連續兩季分別奪得甲組及乙組冠軍的球隊。冠軍成員包括拉姆塞(Alf Ramsey,其后帶領英格蘭奪得1966年世界杯)、尼古爾森(Bill Nicholson,帶領熱刺進入光輝歲月的主教練)、隊長羅尼布爾戈斯(Ronnie Burgess)、守門員迪奇本(Ted Ditchburn)、杜克曼(Len Duquemin)及沃爾特斯(Sonny Walters)。

  由于對手逐漸適應并學到了熱刺的“傳球走位”戰術,翌年取得聯賽亞軍后,熱刺的成績開始下滑,而路維的健康亦日益轉壞,最終在1955年退下,由安德遜(Jim Anderson)繼任。熱刺平平淡淡渡過安德遜領導下的日子,靜待尼古爾森領導光輝歲月的來臨……

  尼高遜:光輝歲月

  “光輝歲月”(Glory, Glory era)是熱刺歷史上最重要時期。當1936年比爾·尼古爾森加入熱刺成為青訓球員,此后的68年尼古爾森將所有貢獻交給俱樂部,從擦鞋童一直晉升至俱樂部主席。現在尼古爾森仍是熱刺的永遠名譽主席,并出席熱刺每一場比賽,為表彰他對熱刺的貢獻,俱樂部也把地址改為“比爾·尼古爾森徑”(Bill Nicholson Way),熱刺球迷普遍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回復比爾尼古爾森時代的“光輝歲月”。

  尼古爾森在1958年10月11日接掌為熱刺主教練,接掌當天熱刺即大勝當時的勁旅埃弗頓(10比4)。1960年代初期尼古爾森帶領熱刺連續三年奪得重要錦標:包括1961年甲組聯賽及英格蘭足總杯雙料冠軍(球隊贏得了聯賽開季十一場勝利至今仍是個紀錄)、1962年英格蘭足總杯及1963年的歐洲杯賽冠軍杯。

  尼高遜早期麾下主要的隊員包括:

  丹尼·布蘭克弗洛(Danny Blanchflower):是光輝六十年代的隊長,當代世界級右路中后場球員,富感召力,在球場內指揮隊友,作出策略性的調動,與尼高遜并肩打造熱刺強調控球的歐陸踢法風格。 戴夫·麥基(Dave Mackay):自布蘭克弗洛在1964年退休后,繼承了隊長的臂章。在中場線上,麥基是一個充滿力量的球員,特別在攔截方面特別強勁,但這位中場鐵漢卻是一位勇而不茅的球員。 吉米格里弗斯(Jimmy Greaves):傳奇性射手,1961年以99,999英鎊從AC米蘭轉會加盟,六屆聯賽最佳射手,是唯一蟬聯三屆的球員。至今仍是俱樂部單季入球最高(1962-63年,37球)及累計入球最高(1961-70年,220球)的記錄保持者。 1964年當雙料冠軍的成員因年齡老退,傷患及轉會他投而逐漸瓦解,尼高遜開始重建球隊,起用新球員如阿倫·吉爾基恩(Alan Gilzean)、米克·英倫(Mike England)、柏·真寧斯(Pat Jennings)、阿倫·穆萊利(Alan Mullery)、云拿保斯(Terry Venables)及一對后衛拍檔喬吉尼亞爾(Joe Kinnear)和施利·紐魯斯(Cyril Knowles)。新陣容先替熱刺在1967年奪得英格蘭足總杯冠軍及甲組聯賽季軍。加入馬丁奇瓦斯(Martin Chivers)及馬田彼得斯(Martin Peters)后,先后奪得1971年及1973年的英格蘭聯賽杯及1973年的歐洲聯盟杯。

  尼高遜帶領熱刺成為首支在歐洲賽捧杯的英格蘭俱樂部,球隊在1970年代初亦一度中興,可惜,在1974年開季連負四仗后與高層決裂而辭職,熱刺亦步入黑暗時期,雖然他在1976年回巢擔任顧問,但光輝的歲月已走到尾聲,球隊仍是以降級收場……

  布堅素:冷靜領導

  泰利·尼爾(Terry Neill)接替尼高遜出仕主教練,但熱刺只能在榜末打滾,最終在1976年6月被基夫·布堅素(Keith Burkinshaw)取代,但熱刺但難逃出降級的命運。

  熱刺只花一季便重回甲組行列。熱刺即將展開新的一頁,布堅素引入一對阿根廷世界杯冠軍成員--雅迪尼斯(Osvaldo Ardiles)及維拉(Ricardo Villa),加上攻擊組合阿治波特(Steve Archibald)及曲斯(Garth Crooks),而年青的荷度(Glenn Hoddle)亦開始漸露頭角,加上史提夫·貝利文(Steve Perryman),新一代的熱刺開始打造成形。

  1981年熱刺在重賽以3比2擊敗曼城奪得第100屆英格蘭足總杯冠軍,而維拉扭動蛇腰,避開過了曼城守將的重重攔截,射致勝的一球更被譽為英格蘭足總杯賽史上的金球。

  1982年熱刺創會的100周年紀念,蒙地卡羅地產大亨史高拿(Irving Scholar)成功收購因擴建白鹿徑球場西看臺而負債累累的熱刺。而雅迪尼斯亦因福克蘭糾紛被外借到巴黎圣日耳門。熱刺再打進英格蘭足總杯決賽,同樣因福克蘭事件影響,維拉沒有被主教練布堅素派上場,決賽加時1比1戰平,重賽以荷度的一球點球,1-0擊敗由云拿保斯領導的乙組球隊女王公園巡游者,第二次成功地衛冕英格蘭足總杯,保持七次進入英格蘭足總杯決賽全勝的紀錄。可惜在熱刺在英格蘭聯賽杯決賽加時賽以1-3不敵利物浦,而歐洲杯賽冠軍杯則在四強被巴塞羅那淘汰。

  1983年熱刺接受了德國啤酒品牌“Holsten”的贊助,首度出現球衣廣告,而俱樂部并在股票交易所上市集資。

  熱刺在1984年再嘗歐洲聯盟杯冠軍滋味,與安德萊赫特兩回合都以1-1戰成平手,在白鹿徑的第二回合經加時后,互射點球時熱刺憑門將東尼·柏堅斯(Tony Parkes)精彩的撲救以4-3勝出。賽后數天,布堅素因與熱刺董事局意見不合而離開熱刺。

  舒里夫與柏列

  彼得·舒里夫(Peter Shreeve)常被誤稱"舒里夫斯"("Shreeves"),在熱刺已工作十年,從青年軍主教練做起,繼而預備組主教練、布堅素的助理主教練,接手領導了熱刺兩季,首年聯賽取得季軍,但因次季的成績滑落至第十位而失去職位。

  前盧頓主教練大衛·柏列(David Pleat)在1986年5月成為舒里夫的繼任人,采用當年比利時在世界杯的陣式,以包括荷度與華度的五名中場球員支援單箭頭佳夫·雅倫(Clive Allen)的戰術,令熱刺一度向三項冠軍邁進,當季雅倫轟入俱樂部紀錄的49個入球,聯賽最終只能取得季軍,英格蘭聯賽杯打入四強在兩回合2-2平手,重賽以1-2被阿森納淘汰,但首次在英格蘭足總杯決賽失利,加時后以2-3不敵考文垂城,到最后球隊還是一無所有。因小報揭發私生活而迫使柏列在1987年10月辭職。

  艾爾泰爾(El Tel):頭條人物

  尼高遜麾下昔日名將云拿保斯(Terry Venables)從西班牙巴塞羅那回到熱刺成為柏列的繼任人,展開了風風雨雨的六年任期,在這段期間,白鹿徑經常成為頭條新聞的主角。

  渡過平淡的頭兩季,在1988年擊退了曼聯,從紐卡斯爾聯手上以打破英格蘭轉會費紀錄(200萬英鎊)收購了加斯居尼(Paul Gascoigne)。連尼加(Gary Lineker)在1989年從巴塞羅那改投熱刺,重投云拿保斯的麾下。1989/90年賽季云拿保斯帶領球隊取得不錯的季軍成績,更于來年再奪英格蘭足總杯冠軍,雖然加斯居尼在決賽初段因一次鹵莽的攔截弄傷膝蓋而退下火線,最終加時2-1后上擊敗諾丁漢森林,紀錄性的八奪英格蘭足總杯。

  云拿保斯聯同商人阿倫·蘇加(Alan Sugar)收購負債疊疊的熱刺,償還了2,000萬英鎊的巨額債務,部份取自將加斯居尼以550萬鎊賣給意大利拉齊奧破紀錄的轉會費。云拿保斯成為熱刺的總裁,再次委任舒里夫為主教練,只維持了一季便由利華摩亞(Doug Livermore)與雷·基文斯(Ray Clemence)的雙教練所取代。熱刺展開英超聯賽的首季比賽,只能取得失望的第八位。云拿保斯與蘇加不和而終被踢出董事局。

  雅迪尼斯:大勢已去

  在剛季帶領西布羅姆維奇勝出乙組升級附加賽的雅迪尼斯(Ossie Ardiles)在1993年成為熱刺新任主教練。加斯居尼及連尼加已離開,取而代之的是舒寧咸(Teddy Sheringham)及哥頓·杜利(Gordon Durie)等新球員。由于受到蘇加與云拿保斯的法律訴訟影響,熱刺全體士氣低落,聯賽直到最后第二輪比賽才解除降級威脅,只能獲得第十五位。

  由于熱刺在1980年代非法付款的丑聞遭到足總重罰,在新一季1994/95年英超扣減12分,停止參賽英格蘭足總杯一年及60萬英鎊罰款。蘇加抗辯有關人士早已離開熱刺獲接納,逃過扣分及停賽的判罰。

  雅迪尼斯展開大手收購,分別買入三名貴價外援球員,德國前鋒克林斯曼(Jürgen Klinsmann)及羅馬尼亞中場撲比斯古(Gheorghe Popescu)和達米切斯古(Ilie Dumitrescu)。克林斯曼演出對辦,經常取得漂亮入球而成為白鹿徑的寵兒。但三名球員無助熱刺取得優良成績,而雅迪尼斯亦在1994年9月被撤職。

  承諾大于成績

  前女王公園巡游者主教練加利·法蘭西斯(Gerry Francis)接替雅迪尼斯,稍稍將熱刺的劣勢扭轉,在1994/95年剩余的賽季,英格蘭足總杯在半決賽敗于最后捧杯的埃弗頓1-4,而英超亦能攀升到第七位。1995/96年熱刺在英超排名第八位,失去歐洲比賽參賽資格。在這段期間,部份主力球員被賣走:班比(米德爾斯堡)、克林斯曼(拜仁慕尼黑)及樸比斯古(巴塞羅那)。

  1996/97年賽季熱刺承受重大壓力,英超排名下跌至第十位,各項杯賽亦早早出局。費迪南(Les Ferdinand)及真路拿(David Ginola)在1997/98年賽季的加盟未能改變熱刺在英超的弱勢,11月熱刺成為榜尾第二的球隊,真正感覺到降級的危機,法蘭西斯被革除職務。

  瑞士冠軍球隊草蜢(Grasshoppers)的總教練哥羅斯(Christian Gross)走馬上任,首先再次借用傳奇射手克林斯曼,結果終能保住熱刺甲組的席位。但哥羅斯平凡的表現,球隊缺乏方向,最終亦難逃被炒的命運,在1998年9月5日作客1-0擊敗埃弗頓后離開熱刺,而哥羅斯接手熱刺的首仗正正是作客葛迪遜公園球場。

  出人意表地一度是死對頭阿森納主教練的佐治·格拉咸(George Graham)接手任教,1998/99年英超處于中游的十一位,英格蘭聯賽杯冠軍成為格拉咸任內唯一的成就,決賽在溫布萊以1-0擊敗萊斯特城。接著的1999/2000年成績不振,英超持續排于中游的第十位,歐洲聯盟杯早于第二輪就被凱沙羅頓淘汰,英格蘭足總杯及英格蘭聯賽杯亦未能闖入第四輪,格拉咸亦感到在熱刺時日無多了。

  自2001年初開始,蘇加不斷受到不滿的熱刺球迷冷嘲熱諷,甚至侮辱及威脅對他的家庭不利,脾氣暴躁的蘇加實在忍無可忍,只有將熱刺的控制權賣給由丹尼爾·利維(Daniel Levy)經營的ENIC運動媒體公司(ENIC Sports PLC),而利維本身是熱刺的忠實球迷。

  荷度及柏列:再次夢碎

  格連·荷度(Glenn Hoddle)可說是熱刺歷史中最偉大的球員之一,但作為主教練,其成績卻令人失望。荷度自2001年4月2日接任主教練,熱刺當時排行13位,且擁有一群老弱殘兵(有9名隊員達到30歲或以上)。他首場執教剛好在英格蘭足總杯四強對賽遇上死對頭阿森納,失敗被淘汰。更令人沮喪的是隊長蘇·甘保(Sol Campbell)在休季后免費加盟死敵阿森納。由于熱刺只提供少量資金收購球員,荷度只好收購如舒寧咸、普耶(Gus Poyet)及薛基(Christian Ziege)等廉價而實用的老將,再從舊雇主南安普頓手上購入甸恩·理察士(Dean Richards)代替蘇·甘保中后衛的位置。

  翌季熱刺成績有明顯的進步,終季排名第九位,熱刺在杯賽依然表現出色,英格蘭足總杯打入八強遭切爾西淘汰,英格蘭聯賽杯闖入決賽,但以1-2負于布萊克本流浪者令熱刺再次無緣進軍歐洲賽,大大加重荷度來季的壓力。

  熱刺再一次只能提供有限資金在休季時購買球員,唯一大手筆收購是羅比·堅尼(Robbie Keane)以700萬英鎊從利茲聯來投。2002/03年賽季熱刺開季成績良好,在頭四場比賽后領先績分榜,直到2月底仍排前六位,但季末的10仗只能取得7分,只好排在令人失望的第十位。在季中已有部份不受重用的球員公開批評荷度的領導手法,特別針對其不善于溝通。荷度將責任歸咎于缺乏董事局,尤其是當時的足球總監柏列的支持,但于事無補。

  在2003/04年賽季只作了六輪比賽,荷度便被革退,由柏列暫代主教練。以利維為首的董事局希望在歐陸尋找繼任人的流言四散。而柏列亦暫代了整個賽季,英格蘭聯賽杯及英格蘭足總杯分別被米德爾斯堡及曼城淘汰,而英超只能排在令人失望的第十四位。

  晏尼臣,辛天尼與祖爾:歐陸教頭

  經過傳媒數月對新主教練人選猜測,熱刺終于在2004年5月宣布聘請丹麥籍法蘭·晏尼臣(Frank Arnesen)為體育總監,前法國國家隊主教練辛天尼(Jacques Santini)為總教練,再加曾在英格蘭踢球的荷蘭人馬田·祖爾(Martin Jol)為助教,一個全新的歐陸教頭組合自始形成。

  辛天尼之前曾為法甲俱樂部取得一定的成績,但他主守的風格并不適合熱刺的口味,在季初對切爾西的比賽排出“9-0-1”死守戰術以0-0戰平后,被對手主教練穆里尼奧諷刺為“將一架球隊大巴士停泊在球門前防守”。球隊士氣持續低迷,辛天尼就任短短5個月及任教13場比賽,在11月辭職,由祖爾接手任教。熱刺成績穩步向上,祖爾亦取得2004年12月份英超當月最佳主教練的榮譽,但差勁的作客成績令熱刺最終只能取平平的第九位。

  2005年6月,晏尼臣被死敵切爾西挖角,但祖爾在隨后的2005/06年賽季的帶隊表現卻令人喜出望外,因為在該賽季里熱刺有長達六個月的時間停留在積分榜的頭四位。直至英超最后一場與宿敵阿森納交手前,熱刺仍然領先對方一分,排在積分榜第四位。可惜由于比賽前突然有一半以上的熱刺球員感染到諾沃克病毒引起的胃腸炎,半力出擊的熱刺因而在該場北倫敦打比戰落敗,同時將寶貴的歐洲冠軍聯賽的參賽資格拱手相讓予阿森納。

  拉莫斯

  然祖爾在2006/07年賽季再次取得英超第五位的成績,但渴望更進一步的俱樂部管理層開始對他失去耐性,因此在2007/08賽季的早早階段便以高薪請來西班牙藉的拉莫斯頂替祖爾。拉莫斯之前麾下的塞維利亞表現出色,令普遍球迷期待他能將年青的熱剌提升到更高的水平。不過拉莫斯任內值得夸獎的就只有在2008年2月的英格蘭聯賽杯決賽上2-1擊敗切爾西奪冠,取得俱樂部自千禧年后的首項錦標。而熱刺在英超里的表現變得反復,08-09的季初階段更令人沮喪地徘佪在積分榜榜尾位置,直至10月中球隊在歐洲聯盟杯不敵意大利的烏迪內斯出局,終于成為拉莫斯馬上被革職的導火線。無可挽救的是,2008/09年已經成為了熱刺上百年俱樂部歷史上開季成績最差的一次。

  哈里·雷德克納普

  樸茨茅斯的英格蘭老帥哈里·雷德克納普隨即被任命為熱刺新主教練。面對拉莫斯留下的位處積分榜第20位的爛攤子,以及一對主力前鋒貝爾巴托夫及羅比基恩已經在夏天被出售的情況,哈里開始重新打造屬于自己的本土化陣容。效果立竿見影,通過擊敗博爾頓、利物浦、曼城,以及和阿森納扣人心弦的4-4平局,熱刺取得12分當中的10分,于是在哈里接手僅僅2周后便脫離了降級區域。球隊最終以第8名完成08-09賽季,他們最后一輪英超雖然獲勝,仍然未能超越同樣全取3分的富勒姆位置,使熱刺于09-10賽季近年罕有地缺席歐洲賽場。羅比基恩在經歷一個不如意的利物浦之旅后,也在冬季時回到隊中并重新擔任隊長一職。在短時間里一手將熱刺由降級旋渦拯救出來,并使排名上升到一度歐洲賽資格在望,哈里·雷德克納普這份成就令熱刺球迷驚喜,也使不少人摔破眼鏡,甚至有部分傳媒和球評家戲稱這是像哈利波特般的魔法(Harry Redknapp's magic)。

  2009-2010季度熱刺延續上季尾段的神勇演出,開季頭4場比賽全勝,包括在揭幕戰以2-1擊敗利物浦,阿隆·倫農、赫德爾斯通等本土球員發揮理想,后防一改患得患失的惡習,整體表現出色使哈里榮獲8月份最佳主教練;前鋒迪福也獲月度最佳選手獎項。2009年11月22日,球隊在白鹿徑主場大贏維甘競技9-1之役刷新了俱樂部在頂級聯賽的最大勝仗紀錄,而迪福在下半場個人射入5球,包括在7分鐘內演出帽子戲法,成為繼希勒及安迪·科爾后能夠英超歷史上單場射入5球的第三人。

  2010年4月14日,熱刺憑借首次于英超首發上場的新星丹尼·羅斯一記左腳窩利遠射和加里斯·貝爾的入球以2-1擊敗阿森納,取得自1999年以來在英超中對該北倫敦宿敵的首場勝利,亦摧毀了對方的爭冠美夢。接下來的5月5日,熱刺作客曼徹斯特市球場以1-0擊敗競爭對手曼城,確定能夠在積分榜壓過對方,至少以第四名完成英超,并且取得歐洲冠軍聯賽參賽資格,來季將會歷史性地進軍歐冠賽事,不過首先要通過兩回合制的第四輪資格賽的考驗。終于,隨著2009-10賽季落幕,熱刺憑21勝7和10負的成績在積分榜得到70分,是自1987年之后季終的最高分數。熱刺借此站穩英超第四名的陣腳之外,也打破了5年以來英超一直由四大家族(利物浦,曼聯,阿森納,切爾西)壟斷的悶局。而哈里·雷德克納普在季后得到英超最佳主教練獎項,成為史上第二位非冠軍隊伍的教頭獲得這份殊榮,亦反映出他自2008年加盟后的成績和功勞是有目共睹的。

  2010年9月1日下午,距離英超轉會窗關閉已近24小時,英超委員會才最終批準托特納姆以800萬英鎊從皇馬收購范德法特的交易。老雷也將希望寄托在范德法特身上,“他是個頂級球員,真正的經典人物。簡直是來自另外一個星球的!”而范德法特也在熱刺的首場歐冠出場46分鐘,助攻一次。再加上熱刺中小將貝爾,莫德里奇,老球員萊德利金,加拉,帕夫柳琴科,基恩等等,熱刺完全可以抗衡歐冠諸強!

球隊動態
南粤36选7好彩3开奖